封頁 簡體中文 English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首 頁 本所簡介銘生動態律師風采專業領域銘生研究法治新聞法律法規成功案例招賢納士在線交流
 
云南省高院重新審查李昌奎案

瀏覽次數:3446 編輯:zjmslaw 發布于:2011/7/18    

 點擊進入下一頁

云南省巧家縣茂租鄉鸚哥村兇殺案發案現場(7月4日攝)

“昭通男子李昌奎奸殺少女案”改判死緩引發網絡爭議

省高院:“如果改判錯了 肯定有錯必糾”

昭通男子李昌奎奸殺19歲少女王家飛后,又將其3歲的弟弟活活摔死。昭通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對其處以死刑,但云南省高級人民法院的終審判決改判李昌奎為死緩,理由是其有自首情節,認罪、悔罪態度好,積極賠償被害人家屬經濟損失。本報6月8日率先對此案進行了報道,二審的改判引起了極大爭議,網友認為該案的改判量刑過輕。針對質疑,昨日,云南省高級人民法院副院長、新聞發言人田成有表示:“今明兩天內省高院就會得出結論,并向社會發布?!?/P>

“公安機關已發出全國通緝令,在法律的權威和自己的犯罪事實面前,李昌奎才選擇自首。是被動自首,非主動自首?!?011年5月20日,受害者家屬在百度等網站上發帖稱,對于二審將死刑改為死緩的做法,家屬表示無法接受。家屬認為被告人作案后畏罪潛逃,不屬自首,同時也沒有積極賠償。

《提親遭拒奸殺心上人 二審改判死緩》,6月8日,本報對此案作了詳細報道。隨后的一個星期里,被害人家屬繼續在網上發帖,要求嚴懲兇手,引發眾多網民跟帖,網友和受害者家屬紛紛將備受全國關注的“藥家鑫案”與之對比,對二審提出質疑。

6月15日,家屬在“中華網”上發帖,引發更為廣泛的關注;6月18日,受害者家屬前往昆明,向云南省檢察院遞交反映材料,請求檢察機關關注此案,兩天后,受害者家屬又向云南省高級人民法院送反映材料;《歹徒奸殺2人因自首獲免死,村名聯名抗議》,7月3日9時40分,李昌奎案再次被中國網關注報道,就在同一天,人民網、新華網等各大網站不約而同地在首頁報道了該案;7月4日,該案引起新華社等全國數十家媒體的關注報道。

自此,“李昌奎案”被推向輿論的頂端。到昨日晚,騰訊網“今日話題”所做的民意調查顯示,97.78%的網友認為本案的作案手段殘忍,二審改判量刑過輕。

昨日,云南省高院副院長新聞發言人田成有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感謝廣大民眾及網友對“李昌奎案”的關注,省高院對此案并不是不管不問,此案已引起了該院的高度重視,目前法院正在研究應對的辦法。田副院長表示,只有在廣大民眾的關注下司法才能更公正,現在此案一審、二審程序已走完,是否改判,又當如何改?審判是非常專業化的,法院也必須嚴格按照程序來辦。

田副院長強調,如果省高院在此案上錯了,肯定要改,有錯必糾;但如果經過重新審查,最終認定是對的,也請廣大網民和受害者家屬服從法院的判決結果。田副院長最后透露,今明兩天內,省高院就將把研究結果和處理方案通過媒體向公眾發布。

圓桌討論

自首就一定可以輕判嗎

家屬認為,李昌奎作案后畏罪潛逃,公安機關在全國發出通緝令后,在法律的權威和自己的犯罪事實面前,逃亡途中實在走投無路,才選擇向四川公安機關自首。一審法院認為,雖有自首情節,但依法不足以從輕處罰。二審法院則認定了自首情節,并將此作為改判死緩的重要依據。這種“自首”,是否符合法律所規定可以減輕或從輕處罰的自首?本案的“自首”能否成為“免死金牌”?

網友能石匠:屬不屬于自首,這需要法庭和律師去辯論。在我看來,法律應該讓民眾知道什么是底線。藥家鑫也自首了,但是為什么法律判他死,我認為這是個法律底線問題。對于情節惡劣,故意殺人而且致死的犯罪分子,如果他不死,法律的尊嚴如何保證?這個案件從目前的報道來看,我認為犯罪嫌疑人的行為是極其惡劣的。

云南大學法學院副教授高?。捍癰冒傅氖率道純?,李昌奎的行為應當屬于刑法中的自首,不過自首只是一種可以從輕或減輕處罰的情節,并非必須從輕或減輕的情節。本案之所以在自首是否可以從輕的問題上引起爭議,就在于兩級法院并未對具有自首情節的罪犯在何種情況下可以從輕或減輕處罰進行細致的說理,而是以一種慣常性的結論宣示,缺乏理論敘說的結論本身就容易引起爭議。

云南大韜律師事務所律師黃建軍:我認為不應該改判。根據我國刑法第六十七條的規定,對于自首的犯罪分子,可以從輕或者減輕處罰,這里規定的是“可以”而不是“應當”。自首還應考慮投案的主動性、供述的及時性和穩定性等。本案中,雖然李昌奎具有自首情節,但其作案手段特別殘忍,社會危害極大,且作案后逃離現場,四天之后才自首,其投案不主動,也不夠及時,應當對其判處死刑。

根據規定,自動投案是指犯罪事實或者犯罪嫌疑人未被司法機關發覺,或者雖被發覺,但犯罪嫌疑人尚未受到訊問、未被采取強制措施時主動投案。根據該規定,被逼無奈的自首也應當認定為自首。但本案中,根據李昌奎犯罪的情節、后果等,不應對其從寬處罰。

前法官李先生:自首不等于“免死金牌”,本案中應當屬于法院的自由裁量權之內的,雖然具有自首或者立功情節,但犯罪情節特別惡劣、犯罪后果特別嚴重、被告人主觀惡性深、人身危險性大,或者在犯罪前即為規避法律、逃避處罰而準備自首、立功的,可以不從寬處罰。

“昭通李昌奎案”死者的哥哥王家崇向記者展示案情介紹 新華社

是否算“積極賠償”

二審法院認為,李昌奎認罪、悔罪態度好、積極賠償了受害人家屬經濟損失。而家屬稱,本案發生后,李昌奎家并沒有積極賠償,他們現在沒有拿到一分錢的賠償,2萬元的安葬費,也是當地政府強行將李昌奎家的部分財產變賣得來的。這種情況是否算得上“積極賠償”?二審將此作為改判的重要依據之一,是否合法、合理?

高?。喝綣緩θ思沂羲剖羰?,很難說存在被告人積極賠償的情形。

能石匠:賠償和該不該死是兩回事情?!盎獬ァ庇Ω糜墑芎Ψ嚼雌蘭?。二審改判的原則,我認為必須堅持“殺人償命”的原則。

黃建軍:所謂的積極賠償,應當是對受害人主動、及時與全面的賠償。即在犯罪行為發生后,被告人主動對受害人家屬進行賠償,并且按照法律規定的賠償項目與數額全額進行賠償。而本案中,犯罪行為發生后,李昌奎逃離現場,在當地政府多次干預下通過變賣財產才得以部分地支付受害人的損失,顯然不屬于積極賠償。二審法院將此作為改判的重要依據,我認為缺乏事實基礎與法律依據。

李先生:根據主持人的表述,本案應該算不上積極賠償,而且李昌奎實際上根本就不具備什么賠償能力,他的賠償態度不宜在本案中作為量刑的酌定情節。

手段殘忍對量刑的影響

本案中,李昌奎將王家飛掐至昏迷,實施強奸,之后提起鋤頭猛擊其頭部,致其死亡。緊接著又將王家飛年僅3歲的弟弟提起來,將頭猛撞在門上,致其死亡。作案后,李昌奎還找來一根繩子,將王家姐弟的脖子勒到一起。家屬和大多數網友認為,本案作案手段極其殘忍,依法應當判死。作案手段的殘忍程度,是否應該影響案件的量刑?

高?。菏侄尾腥淌且恢腫枚ǖ牧啃糖榻?,在法定刑幅度內確定具體刑罰時,具有一定的參考價值。在侵害對象、行為方式相當的情況下,手段的殘忍程度不同,對于被告人人身危險性和反社會性程度的揭示具有重要提示作用,因此,可以把手段的殘忍與否作為量刑的參考。

能石匠:我認為殘忍程度是可以衡量犯罪情節輕重的一個重要因素。犯罪嫌疑人如此殘忍地剝奪了兩條人命,如果法院不考量,那是難以服眾的。

黃建軍:本案中,李昌奎的犯罪手段特別惡劣,且同時構成強奸罪與故意殺人罪,應當對李昌奎數罪并罰。李昌奎作案手段殘忍,應當在量刑時作為量刑情節考慮。

李先生:《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六十一條規定:“對于犯罪分子決定刑罰的時候,應當根據犯罪的事實、犯罪的性質、情節和對于社會的危害程度,依照本法的有關規定判處?!北景鋼兇靼甘侄蔚牟腥壇潭?,實際上也是刑法中所述的“犯罪的事實、犯罪的性質、情節”,所以作案手段的殘忍程度可以影響到案件的量刑。

自首和賠償對量刑影響多大

在許多影響惡劣的重大刑事案件中,一些被告人都因為自首、賠償等原因而成功保命。那么,自首、賠償對于案件的量刑會起到怎樣的作用?

高?。赫飧鑫侍饃婕暗剿佬痰謀匾院駝斃暈侍?,也涉及到民憤與司法獨立審判之間的矛盾。該案件中表面上是對死刑標準的討論,是對民憤與司法獨立審判的分歧的爭議,但實質上是社會對于司法判決充分說理的呼喚和法律平等適用的渴望,也是對司法威信和司法公正重塑的急迫需要的反應。

能石匠:在我看來,錢是錢,命是命。損失可用錢來賠,命就應該用命來抵。犯罪嫌疑人因為自首、賠償等原因保命了,就是對法律底線的侵犯。

黃建軍:如果犯罪嫌疑人作案手段特別殘忍,主觀惡性極深,社會危害性極大,則自首、賠償等均不能作為從輕的依據。

李先生:賠償是一種民事解決方式,其與量刑從本質上來講沒有什么關聯性,但在司法實踐中,對于不屬惡性案件的刑事犯罪被告人的量刑,是可以結合其是否積極賠償被害人作為一個酌定量刑的情節,但不是必然。

 “‘積極主動賠償’是子虛烏有”

昆明市船房老村的一間出租房里,記者見到了正在此上訪的死者王家飛姐弟的家屬(上圖)。死者的母親陳禮金說,自己和丈夫從昭通市到昆明市一個多月了,其間一直不斷向云南省檢、省高院投送各種材料,目的就是要讓兇手重新改判死刑。她說:“檢察院讓我們去找法院,云南省高院答復說7月中旬由院領導接待,所以我們一直在這里等著?!?/P>

死者的哥哥王家崇說,云南省高院認定的從輕情節都不成立:李昌奎以前托人向王家飛提親,遭到拒絕后一直想報復,明顯是預謀作案;他“自首”是在公安機關發出通緝令后自己處于四處討飯、窮途末路的情況下才在2009年5月20日被迫投案;他“認罪悔罪態度好”是想減輕受到的懲罰;法院說兇手“積極主動賠償”更是子虛烏有,有鸚哥村委會和茂租鄉政府出具的材料為證。

記者在蓋有公章的材料中看到了這樣的內容:李昌奎的父親李順祥雖然承認人是他兒子殺死的,但經鄉、村兩級干部多次做工作,就是以各種借口不拿出錢來賠償。村委會干部只好跟鄉干部一起,責令他們公開變賣處理鋼筋、水泥、磚、羊等財產,得到的21838.5元轉交給了受害人家屬。王家崇說:“安葬費就花了3萬多。這種賠償怎么叫積極主動呢?!”

 
信息搜索
 
 
聯系我們
電話: 0574-87065826 0574-87065828
傳真: 0574-87065828
郵箱: [email protected]
地址: 寧波市鄞州區百丈東路787號包商大廈17樓1702-1705室(寧波市公安局南側,原寧波市中級人民法院北側50米)
網址: //www.nuihr.com
 
友情連接
銘生專業網:
法律法規:
新聞媒體:
公檢司法:
其他連接:
   
版權所有 浙江銘生律師事務所  設計制作:臺州數碼電腦網  娱乐场注册送体验金
聯系電話:0574-87065826、傳真0574-87065828 地址:寧波市鄞州區百丈東路787號包商大廈17樓1702-1705室
© COPYRIGHT 2008 - 2021 //www.nuihr.com all right reserves